玉米视频安卓测试

2021年5月26日 Off By admin

偌大的包厢中,一片寂静,众人纷纷陷入震惊的情绪中。

“他……他竟然连穆良辉大少都敢打?难道……难道陈飞宇不知道穆良辉的父亲是穆志强吗?穆志强可是省城商界有名的狠人,一手创立了雄兴股份集团,而且还和长临省商贸协会的会长周敬云关系很近,甚至能在省城商界呼风唤雨。

听说穆志强一向护短,而穆良辉又是穆志强的独生爱子,陈飞宇这次打了穆良辉,可以说,他已经彻底得罪了穆志强,这次不只是陈飞宇,恐怕连林雨嘉和秦澹雅两个女孩子都要受到牵连了。

唉,原先以为他能泡上林雨嘉和秦澹雅两个女神,还以为陈飞宇有什么独到之处,原来也只是一个只知道逞强斗狠的莽夫,愚蠢,真是愚蠢。”

江云龙摇摇头,下意识看向林雨嘉和秦澹雅,心中一阵惋惜。

同样震惊的还有殷渝薇,想不到陈飞宇这么嚣张,一言不合就敢动手,紧接着,她眼珠一转,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冷笑。

“陈飞宇真是个莽夫,他得罪了穆良辉,只怕,以后整个偌大的省城,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,真不知道林雨嘉怎么会看上这种没脑子的蠢货。”

殷渝薇已经在等着看陈飞宇的好戏了。

突然,穆良辉捂着血流如入的脑袋,歇斯底里地喊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敢打我,你完了,你完了,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大喊一声,穆良辉张牙舞爪地向陈飞宇扑去,配合上他脑袋流血的凶残模样,气势很吓人。

然而,他又怎么会是武道宗师陈飞宇的对手?

“傻逼。”

丛林中的红衣少女

陈飞宇神色间闪过一丝轻蔑,突然起身一脚踹过去,直接踹在穆良辉小腹上,把穆良辉向后踹飞出去。

一声惨叫过后,穆良辉后背重重地撞在包厢墙壁上,又顺着墙壁摔在了地上,痛的深入骨髓,呻吟着站不起来。

这还是陈飞宇留情,不然的话,单单这一脚,只怕穆良辉就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给我揍,把陈飞宇给我往死里揍,妈的,老子今天非当着他的面,把林雨嘉和秦澹雅给轮了!”穆良辉歇斯底里,神色间满是疯狂。

包厢中其他人这才反应了过来,除了女生和江云龙外,原先做过自我介绍的齐正飞、岳泳皓等人,纷纷喊着朝陈飞宇扑去!

江云龙摇头而笑:“陈飞宇真是愚蠢,双拳那敌四手,就算穆良辉不动用他的社会地位和背景势力,单单靠着包厢里的男生,就能够把陈飞宇揍的连他妈都不认识,他竟然……嗯?什么情况?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,只见陈飞宇神色淡然,大有“敌军围我千万重,我自岿然不动”之势,完全没将齐正飞等人放在眼里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等到包厢内男生还要围上来的时候,陈飞宇淡然一笑,顺手拎起一瓶红酒凌空砸过去。

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齐正飞脑门被红酒砸中,惨叫一声直接摔在了地上,脑袋上血流如注。

下一刻,陈飞宇脚下微动,三下五除二,把这些人所谓背景深厚的富二代、官二代全部打趴在地。

众人皆惊!

包厢内,此除了坐着没动手的江云龙外,整个包厢,只有陈飞宇一个站立着的男生。

所有女生抱团缩在一起,瑟瑟发抖,殷渝薇更是脸色苍白,没有了一丝血色。

“我靠……陈飞宇也……也太彪悍了吧?”

江云龙张大嘴巴,一脸的震惊。

同样在震惊的还有穆良辉,看到眼前这一幕,吓了一大跳,连脑门上还在流血的伤口都忽略了。

只有林雨嘉和秦澹雅两女相视一笑,在明济市的时候,陈飞宇曾一个人打趴下蒋天虎等地下世界的大佬,还曾一剑破开生死路,救苏映雪于天罗地网中,更是神态潇洒、不可一世,现在面对穆良辉这群普普通通的富二代,自然更不在话下。

“一群土鸡瓦狗,也敢在我面前造次!”

突然,陈飞宇迈步,向穆良辉走了过去,脚步不疾不徐,却带给穆良辉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
穆良辉好不容易刚刚站起来,看到陈飞宇走过来,顿时心中一颤,双腿一软,噗通一下又摔在了地上,惊恐道:“你……你别过来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穆良辉是真被陈飞宇吓住了,他以往在学校呼风唤雨惯了,今天还是第一次,见到陈飞宇这么彪悍能打的人。

陈飞宇充耳不闻,一步一

步向穆良辉走去,来到穆良辉跟前后,神色间的轻蔑之意越发的明显,伸手抓着他的头发,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。

穆良辉感觉头上火辣辣的,甚至他都能听到头发脱落的声音,痛的五官都开始扭曲起来。

“你说要把我揍死?还说要当众我面,轮我的女人?”陈飞宇说话的声音并不大,但是整个包厢中,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。

穆良辉打了个寒颤,要是早知道陈飞宇怎么能打,打死他也不会来招惹陈飞宇啊,连忙哭丧着脸道:“陈……不不不,大哥,我错了,我就是开玩笑的,你放过我一马,成不?”

陈飞宇眼神轻蔑,鄙夷道:“得势的时候想以势压我,现在失势了,便跪地求饶,你这种前倨后恭毫无脊梁的小人行径,我说你是衣冠禽兽,你现在可服气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穆良辉嘴唇嗫喏,一旦承认他自己是衣冠禽兽,那他肯定会成为整个青沪大学的笑柄,影响他以往的光辉形象,但是不服软的话,肯定还要再受皮肉之苦……

另一边,江云龙眼珠转动,神色变换不休,心中动起了念头:“现在穆良辉虽然被陈飞宇逼入了绝境,但是严格说起来,穆良辉背景之深厚,就是100个陈飞宇都比不上,如果我现在能趁机交好穆良辉,卖给穆良辉一个人情,那对我们江家以后在省城的发展,肯定有很大的好处……”

想到这里,江云龙突然轻咳了两声,开口说道:“陈飞宇,咱俩有一面之缘,我劝你现在还是放开穆良辉大少。你可知道,他父亲是一位上市集团的董事长,在省城中地位超然,你如果得罪穆大少太狠的话,只怕今后在整个省城,不但是你,就连你那漂亮的女朋友,都没有丝毫的立足之地了。

更何况,在场的除了穆大少外,还有很多富二代和官二代,如果他们执意报仇,那你和你女朋友会有什么悲惨的下场,我想,不用我多说吧?”

他这番话看似是为了陈飞宇的考虑,实际上是偏向穆良辉,使穆良辉少受些皮肉之苦,至于以后穆良辉会不会找陈飞宇报仇,他才懒得管。

穆良辉向江云龙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。

“是吗?”

陈飞宇瞥了江云龙一眼,突然松开了抓着穆良辉头发的手。

江云龙和穆良辉等人纷纷大喜,还以为陈飞宇真的被穆良辉的背景给吓住了。

“陈飞宇,算你识时务。”穆良辉站起来,整理下自己的衣服,忍着脑门上的疼痛,眼中闪过仇恨的厉芒,立马收敛住,道:“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,你给我道歉,我可以考虑原谅你。”

当然,这只是穆良辉为了暂时找回场子才说的话,他心中暗暗发下毒誓,以后有机会,绝对要找陈飞宇报仇!

“错了,不是你给我机会,而是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陈飞宇摇头轻笑,伸出一根手指晃了下,淡淡道:“你们不是自诩背景深厚吗?我给你们一个机会,1个小时内,你,以及你们,可以把认识的所有牛逼的人都给喊来,我就在这里等着。”

说着,陈飞宇走回林雨嘉和秦澹雅两女中间,拉着两女重新坐了下去,自斟自饮,云淡风轻。

穆良辉等人一愣,继而激动地道:“陈飞宇,这可是你说的,你有种就在这里等着别跑!”

陈飞宇淡然而笑,瞥了穆良辉和江云龙等人一眼,自信地道:“我陈飞宇一向言出必践,你们尽管把认识的牛逼靠山找来,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,好了,你们现在还有59分钟的时间,希望你们喊来的人,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穆良辉大喜,他们打架或许打不过陈飞宇,但是如果拼身份背景,绝对能把陈飞宇碾压的渣都不剩!

“原本还打算过两天再找陈飞宇报仇,结果陈飞宇这么傻逼,竟然现在就让我喊人,妈的,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,我要是不让陈飞宇跪在地上唱征服,我穆大少以后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直播吃屎!”

穆良辉心中冷笑不已,不再浪费时间,直接走出包厢,去给他父亲穆志强打电话。

他相信,以他父亲穆志强在省城的人脉背景与狠辣手段,陈飞宇就算打架再厉害,也绝对没有翻身的机会!

另一边,江云龙摇头轻笑,心中暗道:“陈飞宇果然是个莽夫,这样的人,根本就不配拥有林雨嘉和秦澹雅。”

包厢内剩下的人,也纷纷看着陈飞宇冷笑不已,好像用不了多久,陈飞宇就会跪下道歉一样。

“飞宇……”

突然,秦澹雅有些担忧,这里毕竟是省城,不是明济市。

陈飞宇笑,轻笑,左手握住了秦澹雅柔软无骨的玉手,右手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,道:“我会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真正的绝望。”